<pre id="xtt77"><strike id="xtt77"></strike></pre>

    <track id="xtt77"></track>
    <track id="xtt77"></track>

          昔日光伏龍頭漢能集團負面纏身“首負”李河君回A之路或渺茫

          羅雪峰 劉悅 來源:核心價值發現者 編輯:jianping 光伏龍頭漢能集團
          昔日光伏龍頭漢能集團關聯企業漢能薄膜發電2019年從港股私有化退市后難掩頹態,其余關聯企業亦是司法糾紛不斷。

          近日,國務院國資委制定印發《提高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質量工作方案》,對提高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質量工作作出部署。發現網關注到,其實不僅僅是央企控股上市公司本身需要高質量發展,與央企多有合作的企業或公司同樣也存在高質量發展問題。比如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漢能移動能源)及其相關企業的合作客戶中有眾多央企,且其關聯公司漢能薄膜發電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漢能薄膜發電(退市),0566.HK)與一些地方政府有過產業園合作項目。

          資料顯示,截至目前,漢能移動能源3次申請破產清算,但最終都以申請人撤回而終;企查查資料中,漢能移動能源更是涉及法律訴訟信息過千條。當前形勢如何高質量發展?回A之路希望幾何?發現網向漢能移動能源公開郵箱發送采訪函請求釋疑,但截至發稿前,對方并未予以合理解釋。

          4年未交出一份由審計師確認的財務報表

          公開資料顯示,2011年,漢能控股登陸香港資本市場,并于3年后更名為漢能薄膜發電集團有限公司,2015年7月15日停牌。漢能移動能源曾用名漢能移動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彼時為漢能薄膜發電大股東。

          漢能薄膜發電主要從事制造硅基薄膜發電組件制造用設備及整線生產線;銅銦鎵硒(CIGS)薄膜發電整線生產線技術開發及生產;建造薄膜發電地面電站和屋頂電站以供銷售;及薄膜發電應用產品的開發。

          值得注意的是,彼時無論是媒體報道還是漢能薄膜發電的公告中,漢能移動能源皆為漢能薄膜發電的控股股東。但就漢能薄膜發電退市前2018年年底已披露的數據顯示,漢能薄膜發電的第一大股東為Hanergy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35.27%;第二大股東為漢能水力發電集團有限公司(現已更名為金江水力發電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江水力發電),持股24.54%;前者為后者100%控股子公司。



          (圖源:Wind)

          就目前企查查公開的關系圖譜來看,漢能移動能源與金江水力發電并無直接聯系,不過二者披露了相同的官方電話,皆為漢能集團關聯企業。

          在港股上市的漢能薄膜發電剛開始幾年業績平穩向好,直到2015年,漢能薄膜發電遭遇打擊。20分鐘蒸發了百億市值,創始人李河君的身家縮水近千億。同年7月15日,漢能薄膜發電被交易所通告停牌,停止上市公司股份買賣;7月20日,漢能薄膜發電披露《終止持續關聯交易》。

          此后一直到2019年6月11日漢能薄膜發電完成私有化撤回上市,漢能薄膜發電也沒能復牌。據了解,主要因為其無法完成一項復牌條件,即出具一份由審計師確認的財務報表。2018年財報,審計師由于無法判斷部分應收款能否收回,對整份年報出具了保留意見。也就是說,4年時間漢能薄膜一直無法出具一份由審計師確認的財務報表。

          彼時,漢能移動能源表示:“對于內地A股上市,已聘請中國顧問展開就A股市場上市的盡職審查。預計有關上市重組步驟將于計劃完成后六個月內完成!钡湍壳暗那闆r,回A已被無限期擱置。

          業績亮眼,卻被曝出欠薪事件

          2019年7月漢能集團曝出大面積欠薪事件。同年10月15日,李河君在漢能集團官網發布一封長達三千字的《致全體員工的一封信》,言辭懇切,且信中表示:“從現在情況看,我們11月應該可以恢復正常發薪,在這個基礎上,今后每個月,除正常發放當月工資外,給大家補發以前所欠工資每月的50%,直到全部補齊為止!

          但現在來看,這一事件仍未得到解決。李河君后來在2019年底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出現欠薪事件的直接原因是應收賬款沒有及時回籠,而這與上述2018年財報被審計師因無法判斷部分應收款能否收回,對整份年報出具了保留意見的情況呼應。Wind數據顯示,2018年漢能薄膜發電應收款項合計120億元,其中應收賬款及票據36億元,其他應收款84億元。



          (圖源:Wind)

          欠薪事件曝出以前,漢能薄膜發電的產業園項目正如火如荼展開。2017年年報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已有三個產業園項目公司向漢能集團購買薄膜生產線,分別為四川綿陽、山西大同及山東淄博產業園項目,銷售合同總金額約人民幣113億元。



          (圖源:2017年年報)

          Wind數據顯示,2016年-2018年漢能薄膜發電營業收入分別為40.50億元、51.69億元和186.87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59.45%、36.57%和244.87%;同期凈利潤分別為2.25億元、2.18億元和45.50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102.06%、3.77%和1888.91%。



          (圖源:Wind)

          3次申請破產清算,涉多起訴訟

          目前,漢能移動能源3次申請破產清算,但都以申請人撤回而終。漢能移動能源尚且如此,其他漢能集團關聯企業更是多被清算,資料顯示,漢能集團旗下包括浙江長興漢能薄膜太陽能有限公司、廣東漢能薄膜發電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和上海漢能薄膜發電有限公司等在內的多家公司已被破產清算。

          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6月17日,漢能移動能源涉及法律訴訟超999條,存在被執行人信息13條;失信信息52條;限制高消費333條;終本案件274件;裁判文書325份。



          (圖源:企查查)

          其中,漢能移動能源與大同大昶移動能源有限公司訴漢能移動能源、北京精誠鉑陽光電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精誠鉑陽)買賣合同糾紛引起發現網關注。

          據了解,大同大昶移動能源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為山西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此前,為建設大同移動能源產業園,代表大同市政府的大同經濟發展投資有限公司,及大同地方國有企業大同煤礦集團同曦新能源有限公司和漢能移動能源,共同成立項目公司“大同大昶移動能源有限公司”。

          2020年10月11日,山西省大同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上述買賣合同糾紛案【(2020)晉02民初100號,(2020)晉02民初100號之一】。裁定對漢能移動能源持有的大同大昶移動能源有限公司20%的股權予以凍結,期限至2022年8月20日。

          2022年3月31日,大同大昶移動能源有限公司與精誠鉑陽,漢能移動能源買賣合同糾紛的案件【(2022)晉民終136號】開庭,上訴人為大同大昶移動能源有限公司。此次庭審,被上訴人漢能移動能源及精誠鉑陽皆為出庭。

          曾經共同合作的“老友”如今已對簿公堂,漢能集團的發展可謂大起大落。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光伏行業龍頭是最危險的,因為技術變動要換設備,有設備的全是沉沒成本。李河君更曾感慨:“我從一開始就知道薄膜行業的艱難性,但我以為兩三百億的投資就差不多了,用金安橋水電站的盈利投五六年就行。但沒想到所需要的投資這么多,行業培育期這么長!


          0
          好紧紧的小嫩嫩,人与动人物作爱A级毛片,无码H版动漫在线观看尤物

          <pre id="xtt77"><strike id="xtt77"></strike></pre>

            <track id="xtt77"></track>
            <track id="xtt7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