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pl7l"><ruby id="3pl7l"><ol id="3pl7l"></ol></ruby></pre>
<track id="3pl7l"><span id="3pl7l"></span></track>
<address id="3pl7l"><strike id="3pl7l"><span id="3pl7l"></span></strike></address><listing id="3pl7l"></listing>

    韓國光伏反腐大戲

    李澤西 來源:觀察者網 編輯:jianping 光伏反腐大戲
    韓國新上臺的尹錫悅政府,正在對文在寅的光伏政策進行全面“清算”。9月13日,韓國國務協調室宣稱,前任文在寅政府為了發展太陽能,在5年內投入約12萬億韓元(約合600億元人民幣)的“電力產業基礎基金項目”存在巨大問題。

    該重大項目中,存在2267起違法腐敗問題,涉及資金規模2616億韓元(約合13億元人民幣),其中絕大多數都和太陽能項目有關。對此,韓國總理韓德洙表示:“太陽能項目,果然是個不斷掏空國庫的無底洞! 而執政的國民力量黨院內代表更是將文在寅時期的太陽能項目比作“腐敗伏魔戰”。據《韓國聯合通訊社》13日報道,韓國政府已成立一個新的專案調查小組,負責全面調查該項目的問題。



    韓國總統尹錫悅(圖源:視覺中國)

    韓國的太陽能制造產業,可以說具有全球唯一能全方面與中國太陽能產業競爭的實力;對于他們來說,這顯然不是好消息。而就在8月,韓國工業部就曾宣布將在未來8年內將核能的發電占比由26%增加至33%,引發外界猜想,韓國未來“是核是光”?對于韓國的能源體系來說,這則只是新的一段受政治因素影響的曲折。

    能源從哪來,事關韓國經濟命脈

    韓國中部多山、三面臨海,在這片狹小的土地上,居住著5千多萬韓國人。然而,韓國有限的土地完全不足以養育這么多人;韓國每年需要進口大約三分之二的糧食。

    更讓韓國頭疼的恐怕是自己對于進口能源的依賴。朝鮮半島整體自然資源相對匱乏,南部尤甚。能源方面,韓國除了擁有少量的較低熱質煤炭,可謂是大自然的“棄兒”。韓國曾在80年代嘗試在黃海、東海和日本?碧接蜌,然而成果寥寥。

    如果不大幅增加能源進口,韓國幾乎沒有完成工業化的可能性。韓國在60年代快速擴大從國際市場的石油進口,才得以實現工業化、全面脫離“馬爾薩斯貧困陷阱”。



    韓國進口化石燃料致富,卻形成了依賴(圖源:韓聯社)

    據ING估算,韓國超過92%的能源都需要從國外進口。

    據2019年數據,韓國工業用電占總用電量的54%,而高端工業生產可以說是韓國出口經濟立足的根本。因此,韓國整個經濟,可以說是徹底依賴于國際形勢。

    韓國在2021年大約85%的能源都是化石燃料。該比例高于絕大多數發達國家,甚至也高于許多發展中國家。有意思的是,發達國家中極少數比韓國化石燃料占比更高的國家之一就有韓國的跨海鄰居日本。

    與西方許多發達國家一樣,兩國都承諾2050年實現碳中和。然而,相較非化石燃料普及度更高,且已一定程度上去工業化的西方發達國家,日韓兩國要實現這個承諾絕非易事。

    在相當程度上,日本跟韓國的處境非常類似,除了自產的少量煤炭,也需大量從國外進口能源,在福島核電站危機之后也面臨“是核是光”的“選擇困難癥”。

    然而,日本最后選擇的路線似乎是“魚和熊掌我都要”。除了推動新能源和重啟核能以外,日本近年還在加大天然氣的采用,從而降低化石燃料的平均碳排放。

    而在韓國,“核”和“光”似乎已呈“你死我活”的態勢了。

    從核能大國到無核目標,文在寅在想什么?

    早在1956年,韓國就與美國簽署和平利用核能的合作協定,派出大量人員赴美進行核能研究方面的培訓。6年后的1962年,韓國用從美國引進的技術建成首座小型TRIGA核實驗反應堆,用于測試、培訓和生產同位素原子。

    當時,全世界許多國家都認為核能“就是未來”,韓國也不例外。在1968年,韓國在其20年中長期發展計劃中強調了核能的作用,在1971年的“原子能開發15年計劃”中進行了詳細的闡述。1973年開始的第一次石油危機更是加大了這一決心。1978年,韓國首個核電站,位于釜山的古里核電站一號機組開始商業運營。



    古里核電站是世界上目前在運行的最大的核電站(圖源:IAEA)

    與此同時,韓國研發核能并非只是著眼鈾原子中能解鎖的能源。美國中情局在1975年發現,韓國竟然在偷偷研制核武器。1971年,美國不顧韓國政府反對從韓國撤走一個師規模的2萬名駐韓美軍兵力,加之美國拋棄南越政權,使韓國對美國給予的安全承諾感到高度懷疑。因此,在同年制定的“原子能開發15年計劃”中,韓國也開始關注核武器開發,在和平利用核能的掩護下秘密進行核武研發。不過,在美國政府強烈反對,樸正熙被刺殺,以及國際形勢和實力天平變化的背景下,韓國最終沒有研制核武器,完全回歸了核能的“正道”。

    1976年,樸正熙下令組建韓國核燃料開發所(KNFDI),雖一開始有研制核武器的愿景,但是最后成為韓國研發核能的中堅力量。在古里等早期核電站的建設過程中,雖然項目由加拿大等外國企業承建,但韓國政府和企業,如現代,都深度參與施工、組裝等過程,獲取寶貴的技術經驗。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韓國完成了從核電站設計到反應棒的全鏈條核工業自主國產化。

    韓國通過持續的研發設計,現在其核工業和技術在國際上也能獨當一面了。在2007年,韓國成為自日本和美國之后,世界上第三個具備自行研發第三代核電技術的國家。2008年,韓國電力公司工程建設公司贏得了西屋公司一份價值300億韓元的設計服務合同,開啟了技術“走出去”的路程。

    相較石油、天然氣等資源,雖然核能所用的鈾等原料的價格歷史波動比石油要大,但是近十年來鈾價的浮動已明顯小于油價的浮動了。此前,在2008年金融危機前夕,因為人們對于經濟和核能發展的未來十分看好,加之冷戰結束后各國退役核彈頭(從而取出里面的鈾原料)的浪潮接近尾聲,鈾價一度瘋狂飆升。近年,隨著以哈薩克斯坦為主的各國加大鈾開采出口力度,以及福島核電站事故使得多國“反核”,鈾價已回歸穩定。



    鈾價的過山車歷史(圖源:Tradingeconomics)

    韓國核能工業和技術不斷向外出口的同時,國內發展卻停滯不前。本世紀初,核電一度占韓國總發電量的40%左右,隨后占比卻持續下滑,2018年跌至23%。

    韓國核電占比下降的原因,首先是遭遇了金融危機前鈾價暴漲的沖擊。沒等核電緩過勁來,2011年福島核電站危機,使得韓國全國上下都更加關注核電站的威脅。屋漏恰逢連夜雨,韓國核能產業此時自己也不爭氣,2012年兩個核電站被曝使用持假產品證書的部件,被迫停運。韓國政府對整個產業開展了審查,發現上千零部件都有類似的問題,最終共有68人被定罪。

    面對韓國國內對核電的擔憂和質疑,文在寅在2017年競選期間,承諾自己任期內將停止新建核電站。此外,他還喊出無核與減火力計劃,希望在2038年將核能反應堆數量從24座減少到14座,并于2060年實現無核化的目標。

    墻外開花的韓國光伏,成了文在寅掌上明珠

    文在寅除了反對核能,還反對化石能源;韓國205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就是他提出來的。然而,根據韓國當下的能源結構,棄核就等同于擁抱化石燃料。文在寅因此提出“電力產業基礎基金項目”,以大力支持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文在寅想要同時去核去碳(圖源:“韓國中央日報”)

    其實,韓國早在1987年,在核能技術已逐漸成熟之際,就開始著眼可再生能源,出臺了首則鼓勵可再生能源的法案。然而,韓國卻遲遲未對其予以重視,迄今僅4%能源是可再生的。

    在大部分國家,可再生能源分3大板塊:水電、風電和太陽能。韓國受季風影響,雨季和旱季極其分明,大部分地區要么因地勢不合適,要么流域不夠大,因此不適合建立水電發電站。

    風能本應是韓國的一個優勢。雖然韓國內陸因多山而不適合建設風電站,但周圍的海域風能充足。同時,韓國國有電力公司也具備開發風能的能力,許多廠家也能生產全鏈條部件,韓國理論上也可以大力出口風電裝置。然而,因漁民的反對,加之繁瑣的應用過程,使得韓國風能遲遲未能起步;缺乏“實戰”的韓國風能產業,也免談在國際上競爭了。

    韓國可再生能源方面惟一的亮點就數太陽能了。韓國迄今太陽能發電比例較低,國內光照資源也不高,本來與太陽能行業無緣。不過,原來產火藥的韓華集團在2012年跑到德國,收購了已經破產的太陽能電池制造商Q-Cells,成立韓華Q-Cells;當時,中國正大力投資太陽能行業,使得光伏電池板價格暴跌,全球光伏組件出貨量的前幾名也幾乎全被中國企業占據。

    不過,韓華Q-Cells在新主旗下獲得新生,也一直位居全球前十。鑒于德國高昂的制造成本,韓華Q-Cells在2015年將大部分生產工作搬到中國,受益于中國已經成熟的產業環境。目前,韓華在韓國、馬來西亞、中國和美國的電池和組件的產能為12 GW,位于全球第九。此前,他們的排名本來更高,但是遭到了硅料供不應求等問題的困擾。



    韓華Q-Cells,成為中國太陽能廠家的強勁競爭對手(圖源:韓華)

    為此,韓華Q-Cells在3月宣布計劃收購美國多晶硅制造商Rec Silicon。同時,他們還與其他企業簽訂了協議,以降低對中國生產的硅料和硅片的依賴。據其首席執行官5月介紹,韓華Q-Cells正計劃受益于全球新能源行業的發展,增加在韓國、美國等地的光伏電池產能。其中,韓國預計產能將達5.4GW。

    與核能發展伊始不一樣的是,韓國光伏產能本來絕大多數用于出口。然而,隨著文在寅推出的“電力產業基礎基金項目”,韓國國內太陽能建設速度取得巨大提升。在文在寅任期內的5年里,韓國光伏裝機量就達到15GW,而在此前韓國光伏累計裝機量一共才4GW。在韓華Q-Cells國際銷量面臨中國企業的競爭挑戰時,韓國本土的能源市場本是個“避風港”。

    是核是光?韓國的兩難選擇

    文在寅任內快速發展的光伏,為什么又遭到尹錫悅政府的反對?

    究其原因,韓國本土光伏裝機量的巨大提升,主要來自政策推動,在經濟層面卻遭到不少質疑。

    韓國政府借助補貼等政策支持,同時要求大型電力公司至少10%新增發電量為可再生。但根據韓國電力交易所數據,太陽能電力的價格大約是核電價格的2.5倍。在2022年上半年,主要受全球能源價格上漲影響,韓國電力公司虧損達14萬億韓元(約合700億人民幣),創歷史新高;該公司稱,如若沒有核能的貢獻,虧損額度可能更大。

    顯然,依賴從國外進口化石燃料,無論從環保還是經濟角度都是不劃算的。新上任的尹錫悅同意遵守文在寅提出的2050碳中和目標。然而,到底該用什么替代化石能源,卻讓韓國十分糾結。

    盡管鈾也需要進口,但是其價格近期比較穩定,且沒有類似于歐佩克的組織,受地緣政治影響較小。韓國民眾對于是否應加大核能的利用,觀點呈兩極化,據最新民調,有49%持支持態度,40%反對。

    行業專家的看法更是十分分裂。有的專家認為,核能始終需依賴外國進口,且始終有風險,著眼未來應專注太陽能。其他專家則認為,太陽能目前在韓國仍然難以盈利,而韓國現在就需要進行能源轉型,不能不斷向不盈利的太陽能投錢。

    韓國現任政府則稱,現行的光伏補貼政策,也會造成地主利用農田發電,從而破壞農戶生計、危及糧食產量等問題。



    尹錫悅政府批評太陽能裝置侵占田地(圖源:“韓國時報”)

    其實,韓國的核電站效率非常高,平均功率損失率僅為3.6%(經合組織國家的平均值為6.4%)。而韓國的月城核電站在運行的前12年間就有3年容量系數位列全球第一。

    不過,這也并不意味著,押注核電就是更容易的道路。在過去十年間,韓國核能因遭到強烈質疑,損失了許多技術人員。此外,運行核電站是劃算的,但是建設新核電站卻耗時耗錢。

    而在韓國國內“是核是光”之爭還未休止之際,業內人士普遍表示擔心“朝令夕改”,不敢放手投資新項目;韓國近期恐將“兩者皆空”,只得繼續承擔高昂的化石燃料進口費。
    0
    国产TV爆乳美女羞羞视频

    <pre id="3pl7l"><ruby id="3pl7l"><ol id="3pl7l"></ol></ruby></pre>
    <track id="3pl7l"><span id="3pl7l"></span></track>
    <address id="3pl7l"><strike id="3pl7l"><span id="3pl7l"></span></strike></address><listing id="3pl7l"></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