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pl7l"><ruby id="3pl7l"><ol id="3pl7l"></ol></ruby></pre>
<track id="3pl7l"><span id="3pl7l"></span></track>
<address id="3pl7l"><strike id="3pl7l"><span id="3pl7l"></span></strike></address><listing id="3pl7l"></listing>

    劉世錦:中國能源和經濟轉型之路與進取型減碳戰略三支柱體系

    來源:新浪財經 編輯:admin 劉世錦 能源轉型減碳戰略

    日前,中國碳中和創新論壇首屆研討會暨博智宏觀論壇月度例會線上線下同步召開。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致辭并做主旨演講。


    劉世錦認為,中國能源和經濟綠色轉型應該走一條“增量優先、以新代舊、激勵創新、市場驅動”的轉型之路,應當是一個相互依存的三支柱體系:第一個支柱,建立全方位支持綠色技術創新的增長型碳匯市場;第二個支柱,形成區域自主減排責任體系;第三個支柱,建立一個完善的碳核算和碳賬戶體系。以下為他此次演講全文:

    我今天講的主題是中國能源和經濟轉型與進取型減碳戰略的三支柱體系。

    首先,中國能源和經濟綠色轉型到底怎么轉,應該走一條什么樣的道路,涉及的問題很多,我想可以從一個角度受到啟發。中國改革開放以來,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如何處理好增量和存量的關系,很多問題開始的時候感覺到很難,若干年過去以后就會水到渠成,因為已經發生全局性的變化。

    舉個例子,最初開始發展民營經濟時說是拾遺補缺,就是在小旮旯里面先給一個位置。但是它很有活力、有韌性,到現在已經成了“五六七八九”,稅收占50%,GDP占60%,技術創新占70%,就業人數占80%,企業數量占90%。民營經濟出了大的問題,我們整個經濟能好嗎?所以是舉足輕重的作用,同時也帶動了國有經濟的改革與發展。對外開放也是如此,一開始在深圳等幾個特區發展三來一補,現在中國成了全球性的貿易和投資大國,增量就變成了新的存量,成為主角。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覺得中國綠色能源轉型應該走“增量優先、以新代舊、激勵創新、市場驅動”的轉型之路。

    這里面的經濟學邏輯是,作為存量的傳統高碳能源,盡管有一定的減碳空間,但是它的潛力具有累退性,越往后空間越小,難度相應增長,成本相應的加快上升。作為增量的低碳或者零碳新能源開始的時候很小,但產量擴大以后成本就會降低。這些產品開始時有所謂的“綠色溢價”,這是比爾·蓋茨所講的,價格會比相同的傳統產品高,但以后綠色溢價會降低,甚至由正變負。如果新的增量部分逐步地去取代老的存量部分,總體上的減碳成本會越來越低。

    我們可以分析一下現實中三種不同的減碳類型。

    第一,衰退型減碳。簡單地說,少生產、不生產,從而少排放、不排放。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但在有些特定情況下可能會出現,比如去年大概也就是這個時間,為數不多的地區在很少一段時間為了完成節能減排和能耗指標控制拉閘限電,就屬于這一類。

    第二,增效型減碳。通過提高碳的生產率,也就是我們平常講的節能減排,用同樣多的碳排放實現更多的產出或者同樣的產出使用了比較少的碳排放。增長型減碳還是很積極的。

    第三,創新型減碳。通過創新形成新的技術、工藝、方法等,在達到相同產出的情況下,實現了低碳、零碳、負碳的排放,如風、光、水、生物質能等可再生能源發電,用這些技術替代原有的高碳技術,就可以在實現相同產出的前提之下減少碳排放。一方面要保證增長,另外一方面還要減排,過去這兩件事情脫不了鉤,現在可以脫鉤,可以并存。

    以上的三種減碳類型中,衰退型減碳是消極的,增效型減碳是積極的,在技術落后、管理粗放情況下提升能源和碳的生產率還有很大空間。但是它的局限性也很明顯,隨著技術和管理進步,碳生產率的提升會出現遞減,持續提高的空間收縮,更重要的是這些變化主要局限于已有的技術和產業框架內,它也會有一些創新,但都屬于改善性的、改進性的創新,它不是一個另辟蹊徑,另外開拓一個新的空間,不是顛覆性的創新。

    在原有的能源結構中,碳的生產率也可以達到很高的水平,但所用的資源仍然是高碳的。比如說,燃煤電廠節能減排,中國的超超臨界機組水平已經很高了,在國際上是領先的,使用的煤炭量很低了,但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再往上提就很難,成本很高。有一點也沒有改變,還是在用煤發電。

    對于創新型減碳,我想講它的五個優點。

    一是跳出已有的技術和產業圈子,開辟了另外一個賽道。它用新的技術來替代原有高碳的技術和產業,綠色轉型從根本上就是要換技術,用低碳、零碳、負碳技術替代原有的高碳技術。

    二是創新空間非常大。創新的邊界在哪里很難預想,往往超出我們的預期。

    三是大幅度降低人類社會應對氣候變化的成本。隨著創新競爭的加劇,價格在下降,這個方面典型的例子就是光伏發電,放在十年前,光伏發電和燃煤發電相競爭,幾乎沒有人相信,但是過去十年中光伏發電的成本下降80%到90%,現在不考慮儲能的問題,就從發電環節來講,它比燃煤發電的成本明顯降低了,業內人士估計還有一定的下降潛力。

    不僅在光伏發電,風電和其他領域也在發生這樣的變化,這就是技術進步的潛力。我們應對氣候變化,從全球范圍來講,大家有時信心不是那么足,原因在什么地方呢?感覺到成本還是高。但是技術創新改變了這種狀況,可以增強我們應對氣候變化的信心。

    四是可以產生更多的附加效用或福利,創造更多的消費者剩余。新能源智能汽車最近市場占有率已經到了20%,消費者在買新能源汽車的時候,不能說不關注碳減排,但大部分消費者直接感受到的是使用成本低,電子設備應用得手,舒適程度高,操控感覺與以往大不相同,自動駕駛能力也在逐步提升。

    除了電動化之外,更有智能化、共享化等等。簡單地說,吸引消費者的,大部分優點可能是減碳之外的,這意味著為社會提供了超出預期的福利。也就是說,我們發展新能源車最初的動機是為了減排,但做出這個產品以后,帶來了遠遠超過最初這個動機的其他的一些功能或者福利。

    五是觸發和加速能源等高碳行業的數字化進程。我們最近也在做數字經濟的研究,數字經濟是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后另一種新的經濟形態,各個行業最后都會轉向數字經濟。。即使沒有雙碳壓力,能源、工業、交通、建筑等高碳領域也會進入數字化轉型,但過程可能相對緩慢。創新性減碳觸發和加速了這些領域的數字化轉型,有可能推動這些領域成為數字化轉型的領先者。

    總的來講,創新型減碳啟動和引領了遠超減碳預期的經濟社會發展的綠色化、數字化進程。這里面我做了區分,衰退型減碳和增效型減碳是在原有的圈子里做文章,體現的是一種防御型的戰略,這個沖擊來了,我怎么守住陣地或逐步撤退。創新型減碳則是進取型的戰略,應該承認,在比較長的一段時間內,我們對進取型戰略已經有認識和展望,但想法和做法還是停留在防御型戰略,面臨的挑戰就是怎么盡快地轉向進取型戰略。
    0
    国产TV爆乳美女羞羞视频

    <pre id="3pl7l"><ruby id="3pl7l"><ol id="3pl7l"></ol></ruby></pre>
    <track id="3pl7l"><span id="3pl7l"></span></track>
    <address id="3pl7l"><strike id="3pl7l"><span id="3pl7l"></span></strike></address><listing id="3pl7l"></listing>